联系我们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香江路江南大厦1251室
电话:0755-99871125
手机:13978975581
传真:0755-99871125
邮箱:秒速飞艇平台@admin.com

马亮和孙丽长吁一口气

  2017年初,阳春三月,中原绿城,春意盎然,在中州省省会豫州市大型会展中心内轰轰烈烈地举办为期三天的第十届贸易洽谈会。会展中心广场,彩旗招展,不断有专用大客车陆续将四面八方的宾朋迎接至此,广场上人流如织,3万平方米的会展中心三个大门入口处,安放着30部闸机、3部X光机、12部安全门,旁边有近百名安保人员列队把守和检验,戒备森严。会展中心内,地上铺满了鲜红的地毯,四周硕大的电子屏播放着各式各样的广告。来自各个地市或部门展位五彩缤纷,各显特色。展位间人头攒动,好一派盛会景象。殊不知,在盛装的掩盖下,一股暗流在悄悄涌动。

  6月1日上午,中州省审计厅主管副厅长将马亮和孙丽叫到办公室,神情严肃地说:“有人举报S厅承办的贸易洽谈会存在套取资金问题。为了进一步规范全省办会秩序,减少会议不必要的浪费,按照省政府和审计厅党组安排,要求你们二人拿出真本事对洽谈会的经费收支等情况进行全面审计。马亮任组长,孙丽任主审,将该项目审深审透,审出样板或精品来。”

  马亮和孙丽首先到S厅、会展中心走访调查会议召开程序和现场情况,而后又召集部分会议主办人座谈,了解会议组织和会议成果情况,发现存在如下问题:

  一是会前筹备存在随意性。首先,随意做预算,发现会议组织者普遍认为,只要在预算范围内,钱怎么花都是正确的;其次,随意办会,该会议是政府拿钱,S厅办会,至于办多大的会,怎么办,花多少钱,由S厅决定,没有成型的标准与规定;再次,随意开支,在安保、印刷、住宿、宣传、邀商等方面,不遵守招投标规定,随心所欲指定商家,先干活,后补签合同。

  二是会议组织上缺乏统一领导,存在分包情况。经调查发现,历届会议是谁负责哪一块,永远负责哪一块,从商家敲定、预算编报、结算报销,均是一人说了算,中间缺少监督,甚至有“一年不开会,开会吃一年”的传言。

  三是不注重会议效果。S厅只管搭台开会,会后效果如何,无人跟踪问效。根据审前调查,马亮和孙丽决定对会议存在分包、随意编报预算、随意开支经费等方面,重点进行审计。

  6月2日,艳阳高照,室外温度高达38度。办公室内老旧的空调机嗡嗡地运转着,不遗余力地喷着冷气。马亮埋首电脑前,不停地翻阅着洽谈会的资料。他首先将1500万元的会议经费按照餐费、住宿费、招商费、加油费、安保费、印刷费、租车费用、场地租赁搭建费等支出类别分门别类进行了梳理和归纳,发现场地设计租赁费420万元,招商费340万元,住宿费230万元,餐费160万元,安保费200万元,印刷费82万元,租车费用43万元,加油费25万元。这笔数目最小的25万元加油费,首先引起马亮的注意。他立即让孙丽查了一下汽油报销凭证,看一看到底使用了多少辆车,测算一下平均每辆车每天要消耗多少升汽油,跑了多少里程。

  孙丽拿出凭证,发现只有50辆车。她边计算边自言自语道:“3天时间,每辆车平均每天要支出1666元的汽油啊,可以够我的车跑两个月了。”

  “什么?每辆车每天要用掉1666元的汽油,这个数字‘吉利’得过头了啊!”马亮有些戏谑地说:“按照当时汽油7.5元/升的价格和每车15升/100公里的排油量计算,平均每天每辆车要跑出将近1481公里的路程啊,相当于绕我省3圈!”

  孙丽诧异地望着马亮,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这里边肯定有‘油耗子’!况且,高铁站、机场和饭店宾馆都在距离会展中心不足20公里的范围内,假如这些车均跑最远距离,每天每辆车均需要跑74个来回,司机不跑晕才怪呢。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更何况,这些客人是来开会的,不是来‘兜风’的!”

  马亮又仔细地翻看着凭证的每一页,发现在会议前和会议期间,S厅分两次向中石油青松加油站转入了25万元,附有转账单,加油站也及时向S厅开具了25万元的加油票据;同时又发现凭证后面附有50辆车每辆车每天加油的详细记录,有车牌号,加油时间、地点、数量和金额,合计支出24.99万元。有零有整,还备注“剩余的100元,交S厅后勤车辆使用”,明细单上还加盖有中石油青松加油站的公章,说明资金全部用在了公务车上,这一收一支,数量完全吻合。再从审批程序上看,有经手人、验收人签字,也有会务组长、主管副厅长、厅长签字审批,在程序上严丝合缝。

  他一边翻看一边想:“越不合情理的事情,资料准备得越好。这里面唯一值得怀疑的是50辆车的加油明细记录,如此不合情理,怎么会有加油站的公章呢?”马亮陷入了沉思。

  孙丽看到马亮沉思的样子,一下子有点摸不着头脑。她悄声地问道:“马处,我们的判断不会有错吧?”

  马亮摇摇头笑着说道:“我们的判断肯定是正确的,但是要全面取证,肯定要费一番功夫啊!要想证明我们的判断,必须从青松加油站重新取得每辆车的最原始的加油记录,从这些资料看,青松加油站和经办人员有可能捆在了一起。更何况加油站归S厅管理,又是企业,如果加油站拒不配合,我们也没什么办法。”

  马亮鼓励孙丽:“不要灰心,只要有,我们就一定能够拿到,只不过需要我们‘智取’。一要弄清加油站有关程序和要求;二要接触经办人,明白当中细节;三是在关键时机及时亮剑智取。”

  6月2日下午,孙丽通过她在中石油加油站工作的一个小学同学侧面了解到:加油卡有两种,一种是以单位名义办理的加油卡,叫公卡,开票只能对单位开具;一种是以个人身份证办理的加油卡,命名为私卡,开票只能对个人开具。无论公卡或者私卡,要想了解加油明细,一般情况下,公卡必须出具单位证明;私卡必须是本人并出具身份证,特殊情况除外。

  孙丽将了解的情况报告马亮后,他推断:“假如本次贸易洽谈会办的加油卡是以单位名义办理的公卡,公卡里面的资金也是公共财政资金,卡中有剩余,留下仍归单位使用。尽管我们发现他们编造了虚假的财务资料,也不是什么大事,最多定为‘小金库’的罪名。话又说回来,在目前反腐力度这么大的情况下,谁还为单位的利益,牺牲个人去冒这么大的风险呢?又有哪个领导会同意这样干呢?除非是个别人为了个人私利才铤而走险。”

  6月3日上午一上班,马亮让孙丽通知洽谈会负责加油的经办人刘韬到审计组说明情况。

  刘韬电话中说,今天有事,明天过来。到了第二天,一直等到下午6点,刘韬既没有打电话,也没露面。孙丽打电话过去,刘韬手机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6月5日早上8点钟,马亮和孙丽就径直来到S厅刘韬办公室,门牌上写副处长办公室。审计组的突然造访,给刘韬来了个措手不及。他的脸上立即泛起了一道红晕,似乎又怕单位其他人知道,急忙关上门,笑容可掬地小声说道:“两位领导啊,我正准备去审计组呢,你们就来啦。”笑容里夹杂着难堪。马亮说明了来意,略去客套,准备询问笔录。

  此时,刘韬在身上摸索了半天,又从柜子里拿出一本洽谈会资料,背过身在资料中夹着什么塞给了马亮,用眼神向马亮暗示着说:“领导,这是有关资料,您拿回去看吧。”

  马亮打开资料一看,里面竟然夹着一张5000元的购物卡,他立即连资料带卡,“啪”的一声扔到桌子上,严厉地说:“刘处长,您搞错了吧!您把我们当成什么啦,第一次见面您就敢公然向我们行贿!”

  刘韬顿时乱了手脚,一边伸手拿走桌上的购物卡一边说:“好好好,领导批评得是。”

  马亮意识到,这时是询问的最好时机,他立即镇定下来问刘韬:“刘处长,我们今天打扰您,就是想了解一下会议当中,有关加油的一些详细情况,请您如实提供有关信息。”

  刘韬不自觉地挠了挠头,稍加思索说:“按照分工,我已经连续负责5届了。如果我有问题,领导也不会让我干这么多次啊,您说是不是!”

  马亮接着问道:“在哪个加油站办的业务?共有多少车辆加油?财务报销凭证后所附的加油明细表是不是真实的?这些车辆都在哪些加油站加油?”

  此时的刘韬显得更加慌乱,说线辆车,这些车辆在全市任何中石油的加油站都能加油,财务报销凭证后附的25万元的加油明细表肯定是真的,一分都不差,青松加油站不是还盖着公章嘛!要不是我紧抠着点,就这点油费还差得远呢。另外,全市中石油加油站点太多,我也一时说不清啊。”

  孙丽抢问道:“刘处长,财务报销凭证上备注的经手人是您,那么,从资金转入到最后的结算报销,是不是你一个人办理的?”

  刘韬考虑片刻,回答说:“就是我一人经手的,但领导都知道,不然领导就不会签字啦。”

  这似乎问到刘韬的痛点,他立即站了起来,犹豫片刻后坐下,摇头说道:“这怎么可能是我个人的呢?”然后吞吞吐吐地说:“可能……是以单位的名义办的吧。我拿不准,历年来我只管加油,其他一概不知,现在我还有事,你们想了解情况,今晚我们找个地方边吃边聊吧。”此时他的额头上涔出了汗珠。

  他可能担心审计人员会看出他的心思,也可能想急切地挽回因情绪失控造成的尴尬局面,借着去厕所的机会,他走向办公楼走廊尽头的拐角处打起了电话,把审计组撂到办公室内足足有5分钟。

  马亮和孙丽会心一笑,彼此明白刘韬避讳什么。马亮对孙丽小声说:“抓住这个最好时机,问清问透。”

  马亮十分镇定地说:“刘处长,我们对您的询问是严格按照规定的程序进行的,不是儿戏,请您务必认真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

  马亮接着问:“您一人负责加油工作的始终,而且已经连续负责5届了,应该很清楚加油卡是如何办理的,况且,洽谈会刚刚结束不久。”

  “谁负责为你办理的此项业务?电话多少?车辆加油明细单是不是加油站出具的?”孙丽连续发问。

  刘韬几乎和盘托出:“是加油站站长张平为我办理的,电线XXXX,车辆加油明细单是我根据加油情况编制的,找她盖了公章。”

  孙丽随即将询问笔录拿到刘韬面前说:“谢谢您,您看一下,若没有出入,请签名。”

  马亮和孙丽走出刘韬的办公室,如释重负。事不宜迟,需要尽快到青松加油站了解有关加油记录,担心刘韬此时和加油站串通一气,给审计组设置更多障碍,马亮和孙丽决定马上赶到青松加油站探个究竟,智取加油明细表,此时已经是中午12点30分。

  青松加油站处于省会中心位置,距离S厅有3公里的路程。马亮和孙丽顾不上饥肠辘辘,分别骑一辆单车赶到那里。

  马亮为抢时间,径直走到柜台前问服务员:“您好,请问你们站长张平在吗?我们是她朋友,想找她办理一张10万元的加油卡。”

  服务员一听是10万元,而且又是她们站长张平的朋友,停下手中的业务回应说:“张平是我们站长,她今天到总部开会去了。您是办个人卡还是单位卡?”

  孙丽马上接过话茬说:“我们是单位办卡,因为你们张平站长是我们的朋友,才大老远跑到这儿办卡的。”

  服务员一听,立马走出柜台和马亮、孙丽握手感谢,并将马、孙二人引到里屋张平的办公室(也叫大户室),倒茶让座,非常客气。

  此时,马亮感到时机成熟,立即向旁边的服务员亮明执法证和审计通知书说:“谢谢您,我们是省审计厅的。到您这儿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调取一个人在您这个加油站办理的加油卡的加油明细,请您配合!”

  马亮说:“这就不必了,因为加油明细是历史记录,让谁来也改变不了明细内容,再加上我们目前急需这个资料,请您尽快向我们调取打印出来。”

  服务员解释说:“按照规定必须本人持身份证才能到这儿查,既然您是审计厅执行公务,那么,我们有责任配合。请您告诉我这个人的身份证号和姓名吧。”

  在一旁的孙丽马上将刘韬的身份证号和姓名写到一张纸上交给服务员。服务员很快在电脑上调出2017年以刘韬名义办理的所有加油卡以及加油的全部记录,并将电脑屏幕转向二位审计人员说:“你们看,是这个吧?”

  马亮和孙丽仔细打量着加油明细,发现这个明细表和记账凭证后附的加油明细表,简直是两码事。同时,二人的眼睛不约而同地定格在会议结束当天的资金余额那一栏,只见上面赫然显示:仍有“151100元”的资金存在。

  马和孙会心地点头一笑,连忙对服务员说:“谢谢美女!就是这一个,能不能打印出来?电子表也拷给我们!”

  服务员干脆地说:“可以!”二人按捺住内心的兴奋,请服务员一一打印出来并逐页盖章签字,孙丽递上U盘将电子资料也拷贝到手。

  此时,马亮和孙丽长吁一口气,感到心头一块石头落地了。为尽快戳穿其中的虚假,二人向加油站留下联系方式后,迅速从加油站赶回到厅里。

  回来后,已经是下午3点钟。马、孙二人顾不上吃午饭,连忙对这个明细单进行认真分析和归纳,发现:

  在会议开始前一天即3月6日上午11点,刘韬经手让S厅财务转入中石油青松加油站10万元加油费;

  3月10日,会议将要结束时,刘韬经手再次让S厅财务转入青松加油站15万元加油费;

  两次费用均转入到刘韬的主卡内,会议期间的所有加油支出合计9.88万元,留100元给S厅后勤使用,结余15.11万元;

  在会议结束35天后,刘韬个人悄悄地从青松加油站将10万元以现金形式转入刘韬个人银行卡内,将5万元以10张5000元的加油卡形式从青松加油站取走;

  可能为感谢张平帮忙,将其余的1000元现金,以转账形式返给青松加油站负责人张平的卡里。

  刘韬和加油站张平合谋,涉嫌套取贪污加油费15.11万元的证据已经基本搞定。

  马亮想:在连续办理了九届洽谈会后,仍然存在如此大的管理漏洞,一个25万元的加油费就有15.11万元的经费被套取贪污,占60%,实在目无国法,令人发指!这种问题肯定不是偶然的,也不可能是单方面的,必然也会在本届会议的安保、印刷、招商等方面不同程度地存在,决心查他个水落石出。马亮将想法告诉孙丽后,二人决定从200万元的安保费查起。

  租用闸机是会务安保费用支出中的一项重要内容。财务凭证中反映:4月8日至10日的会议期间,共租用闸机60部,每部闸机每天的租赁价格3000元,单租用闸机一项支出就达54万元。闸机购买价是多少?租赁价应是多少?本次会议应该用多少部闸机?实际用了多少部?存不存在虚报闸机数量、虚抬租赁价格套取财政资金行为?……一系列疑点在二位审计人脑海中闪现。

  6月6日,马亮利用一天的时间,联系了3家闸机生产商、5家闸机租赁商,就闸机类别、闸机销售价格、租赁价格进行了详细了解。同时,到会展中心实地调查会议当天实际使用闸机情况,孙丽负责对闸机的招投标、合同签订、资金拨付等程序问题进行审计调查。

  马亮说:“本次会议使用的闸机是最普通最廉价的棍式闸机,除了开关闸功能外,无其他功能。通过调查深圳、上海、广州三家生产闸机的公司发现,购买这样一台棍式闸机价格不足2000元;通过对当地5家租赁闸机的公司进行调查发现,按照同样条件和标准租赁这样的一台闸机价格一般是500元/台/天,有的还更低;也就是说,本次会议租赁闸机费用54万元,可以新购270台使用n年,可以租赁360台至少可以使用6年。另外,通过调查会展中心安保部,发现会展中心最多开三个入口,每个口最多放置10台闸机,三个口最多使用30台,用不到60台。”

  在一旁的孙丽立刻插话说:“这个比‘有耗子’还狠毒,不但租赁价格虚高6倍,而且在数量上还虚增了2倍,太过分了!这是明显的以虚假资料套取财政资金行为!另外,从凭证后附的合同上还发现:一是他们应该经过招投标程序而未经过招投标程序选定公司;二是应该指定提供闸机的专业公司却是指定了一个食品公司;三是从签订合同的时间看,应该在会议前签订租赁合同,实际却是在会议结束后,为了财务报销才补充签订的合同。这里面肯定有深层次的问题,我建议把经手人叫过来,一定要问个究竟,看看这个目无国法的人是何等人物。”

  孙丽经过马亮点头同意后,咬牙切齿地按拨着电话机,拨通了洽谈会中负责安保工作的杨尘,强压着内心的气愤要求他半个小时内到达审计组。

  一个小时后,一个“潘长江”样子的人带着一个30多岁的警察站在马亮的办公室门口,满脸堆笑地说:“这是审计组吧,我是杨尘,这名警察是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的候鸟候支队,我们二人负责本次洽谈会的安保工作。”

  马亮马上迎上前去说:“好,杨处长、候支队请坐。”孙丽在一旁一边倒水一边仔细观察着这二位,总感觉那名警察有些紧张,他的手在不停地抖动,马处让他坐的时候,他也不敢坐,像一名士兵似的,笔挺地站在门口,强装微笑。这些马亮也观察在眼里。

  此时,马亮和孙丽心照不宣。孙丽主动将杨尘请到隔壁的办公室坐下等候,回来开始对这名警察进行询问。

  马亮问道:“候支队,您是负责会议当中安保的,能不能给我们先讲讲租赁闸机的事。”

  候鸟说:“由于会展中心在我管的辖区内,因此,每次会议的安保工作由我负责,会议用的安保设备都是我租的,安保人员也是我联系的。从我内心真的不想管这些破事,杨处长非要让我弄,哎!所以……”候鸟假惺惺地装出很生气的样子。

  马亮接着说:“您可能不知道,在您来之前,我们已经到过那个租赁闸机的食品公司,问过您那个熟悉的老板,他已经如实告诉我们很多实情,包括你们之间的私下人情往来等等。所以,也请您如实向我们反映情况,好吗?”

  此时,候鸟的嘴只吧嗒吧嗒响,直点头,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马处已经去过那个食品公司了,至于那个老板会说什么,他一时难以猜测。

  马亮紧接着问:“您为何不租专业公司的闸机,而租一个食品公司的闸机?您和这个公司老板到底是什么关系?您为什么以高出市场5倍的价格租这些闸机?您在中间有什么情况,也请您如实谈谈您的想法。”

  马亮还未说完,这名警察就站不住了,似乎乱了阵脚,想承认又怕承担责任,在办公室内左右走动拿不定主意,拿起手机却又不知给谁联系。

  这时,马亮见时机成熟,立即义正辞严地说道:“候鸟同志,你现在想什么,我们都很清楚。咱们都是公务员,公安法明确规定,在职民警不许参与经营活动。您不但参与,而且还为国家造成这么大的经济损失,你比谁都明白!你今天若不实话告诉我们,你将承担一切后果!”

  这名警察一看马亮急了,连忙满脸堆笑说:“领导,您别急,我不说您也知道,我和这个食品公司的老板刘能是朋友关系。他估计已经告诉你了,我们签订了两份合同,一份是我按照3000元/天/台的价格和S厅签订的,另一份是我按照700元/天/台的价格和刘能签订的,我和杨处长将中间的差价2300元/天/台节省下来,准备下一届使用。”

  马亮看到这个合同,合同上有候鸟和刘能的亲笔签名,心中终于有了底。但感觉到候鸟还没有把话说完,进一步问道:“候支队,您最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您主动告诉我们的和我们查出来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和结果。您是痛快人,请将你们之间人情往来的事情告诉我们!”

  这名警察上下打量着马亮,再看看手机,犹豫了好半天才说:“在开这个洽谈会前,刘能给我送过5000元钱,让我零用,还给我送过茶叶等东西。不然,我怎么能用他一个食品公司提供的闸机呢,何况这些闸机也是刘能以300元/天/台转租的,就这些。我以人格保证,全部都告诉你们了,你们也可以一项一项去落实,但有个请求,不要将这个事移送给省纪委,要移送就移送到我们单位吧。我错了,给我留条生路,行不?”

  此时,孙丽整理好询问笔录拿给候鸟,候鸟熟练地在每一页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并备注“以上情况属实”字样。

  接下来要对杨尘进行询问。杨尘一看就是一个老猾头,还未等审计组询问,他便发话了:“两位领导,您辛苦啦!安保这一块,与我没有半点关系,都是那个候支队干的!”

  马亮说道:“杨处长,目前,那个食品公司我们去调查过了,候支队也问过了,他们都很配合,表现都很好。今天就看你的了,说不说在您,某些情况你不说,我们也已经掌握了!”

  此时,杨尘的眼睛似乎想在马亮的身上看出点什么,但马亮表现得十分镇静。杨尘犹豫了片刻说:“说没关系吧,也有关系。首先,合同是我签订的,资金是我经手支付的,在会议期间,闸机是我在现场参与布置的。”

  老杨翻着双眼回忆着,脱口而出:“这个我清楚,一共开了三个入口门,每个门放10台闸机,共放了30台闸机。”孙丽迅速记下笔录,同时,向马亮点头示意。

  马亮直截了当地对杨尘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将资金转走?与你没关系,你干吗签订了租赁协议,而且高出市场5倍的价格!如果是花你家的钱,以这么高的价格租赁闸机,你会同意吗?!你说你在中间得到了什么好处?”

  此时,杨尘低下了头,慢吞吞地说:“在今年春节时,候支队给我送了2万元,让我过年用。他肯定已经告诉您了吧,所以,拿人家的手软,我也知道花钱太过分了,但我也不好干涉啊,只能配合,嗨,我错啦。”

  马亮一看时间,已经是中午1点整,又怕杨尘反悔,吩咐孙丽整理好询问笔录,让杨尘逐字逐句确认后签字认可。

  为取得准确的证据资料,马亮和孙丽二人利用一下午时间进一步以办会身份,以同样天数和条件租用同样数量的闸机,随机找了三个租赁公司以500元/台/天的价格签订了规范的询价合同表,盖有公司印章,作为证据资料使用。

  至此,候鸟和杨尘涉嫌收受贿赂,在租赁闸机方面,编制虚假资料合谋套取财政资金49.5万元的问题取证也基本有了眉目。

  按照同样办法,发现杨尘和候鸟在其他安保业务中,在租赁3台X光机、多计算10台安全门、虚增100个金属探测器、虚报安保人员数量120人次等方面存在虚构租赁合同、虚开发票套取财政资金15.45万元的问题。

  S厅正处级干部冯某等暗箱操作,指定北京某广告公司以100万元所邀请的110名以上世界500强等重要客商中,经审计人员核实,仅有17名符合条件的客商到会。按照规定,经费不应支付,但是,经费在邀商以前就已经提前支付完毕,涉嫌利益输送100万元;

  S厅赵某等在某印刷公司以虚抬商品5倍的印刷价格,虚开发票,涉嫌套取贪污印刷费18万元;

  S厅某处长制作徽章2万枚,按照价格是10元/枚结算,经过调查,在同一个制作公司、制作同样规格、同样工艺、同样数量的徽章只需要2元。这名处级干部编造了虚假合同、开具虚假票据套取财政资金16万元等。

  涉嫌套取和利益输送资金合计298.8万元,同时还发现会议预算无依据,会议组织管理混乱、会议效果不佳且无人跟踪问效等问题。

  6月15日,按照厅领导做好“后半篇”文章的指示,马亮对发现的上述问题,以审计信息的形式向省委省政府进行了及时反映,得到省领导的批示;对涉嫌套取贪污财政资金和利益输送等有关问题及相关人员,向有关部门进行了移送。目前,部分人员已经得到了严肃处理。

  本次审计受到审计厅领导、被审计单位领导和省政府领导的高度评价,同时也促进了《中州省大型会议组织管理办法》、《中州省大型会议标准暂行管理办法》等的出台,为促进全省规范办会,提高办会水平和效益,起到了极大地促进作用。(马付恩)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审计署总机网站电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6-2013 秒速飞艇平台
电话:0755-99871125   传真:0755-99871125   工厂地址:深圳市龙岗区香江路江南大厦1251室
备案号:粤ICP备218955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