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香江路江南大厦1251室
电话:0755-99871125
手机:13978975581
传真:0755-99871125
邮箱:秒速飞艇平台@admin.com

却没有顺利地找到该公司

  近日沪深股市艳阳高照,长阳飘红,小赚了一把的投资者喜不自禁,看见股价回升的大股东们也是长舒了一口气,尤其是那些堪称“妖股”的上市公司大股东。

  实际上,国内股市自打诞生那天起,似乎就没缺过“妖股”的身影,从早期的琼民源、银广夏,到如今股价上蹿下跳的匹凸匹等。就拿今日报道的匹凸匹来说,一个无门牌、无证券部、业绩亏损,俨然穿上“皇帝的新装”的上市公司,竟然靠着玩概念活得相当滋润,在监管部门连发数道监管函后依旧如故。

  就在昨日,上交所宣布将*ST博元终止上市,将已经丧失上市条件的公司清理出去,是市场一直以来的期盼。为此,《证券日报》产经中心今起推出《“妖股”系列调查》报道,梳理这些“妖股”的来龙去脉,希望投资者擦亮眼睛,做出自己正确的投资抉择。

  前一天还是日丽风和春昼长,翌日被雾霾笼罩的上海就迎来一场。上海的天气是如此的多变。而对于匹凸匹而言,多变的股权结构如定时炸弹,让公司的未来亦充满变数。每一轮新大股东的进驻,似乎就意味着其将经历一场暴雨。

  无门牌、无办公人员、无证券部门……如今,在新旧大股东更迭之际,匹凸匹如凭空消失了一般,让投资者欲访无门。

  在股价暴涨暴跌之下,究竟是什么让投资者大张挞伐,“消失了”的匹凸匹背后还隐藏着怎样的不为人知的利益纠葛。日前,《证券日报》记者前往上海、成都等地,探访并调查了匹凸匹及其多家关联公司,抽丝剥茧,匹凸匹原实际控制人鲜言背后的明暗两条隐形利益链浮出水面。

  上午十时,记者来到位于上海金茂大厦的匹凸匹的新办公地点,却没有顺利地找到该公司。原本该是匹凸匹的办公地,门口却赫然挂着“KCV”的牌子,公司人员对匹凸匹及多伦股份的信息一问三不知。而在金茂大厦的38层匹凸匹的原办公场所,如今已是人去楼空。记者问了几位大厦保洁人员,没有人听过这家公司。

  没有人知道匹凸匹?它去哪了?记者找到了该栋大厦的管理部门,在大厦一层的访客登记处和物业,记者查询到金茂大厦第10层登记的公司为多伦实业,登记时间是在一年前。

  一位大厦登记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去年,多伦实业(同多伦股份)曾经在这里注册过。但对于这家公司现在以什么名称存在,他表示并不知情。至于匹凸匹、KCV,他们都没有听说过,只知道去年有几个股民来找过这家公司,但有没有找到就不得而知了。

  去年5月20日,在变身为匹凸匹后,多伦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搬迁至新办公场所,而新地址正是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10楼。

  “这里没有什么 匹凸匹 。”在记者的多番询问下,大厦10楼公司前台工作人员很不耐烦但又颇为谨慎地说。她指着外面,告诉记者,公司门口和前台的标识都是“KCV”。“这里是柯塞威,与匹凸匹没有关系,我们也没听说过多伦股份。”

  记者表明身份后,表示希望能与公司与公司高管或者媒体对接的相关负责人交流下。对方一脸茫然的称:“公司没有跟媒体和股民对接的人,也没有设立证券部门,我们一般不需要接待人。”

  当记者问到那公司经营什么方面的业务时,她回答到:“不知道,我们不需要知道。不过,你说的匹凸匹的高层,并不在这里办公。”

  离开时,记者顺势往办公区域看去,发现整个区域人员极少。一眼望去,偌大的办公室仅有几名员工,有的低头看着电脑,有的玩着手机,看起来十分悠闲。

  记者随后再次与大厦一楼的登记处负责人确认,得知匹凸匹确实是在去年五月份曾以多伦实业的名义登记过,但是此后并没有更名的信息。而目前大厦的10层整个一层,也都被多伦实业(实际现在是KCV)这一家公司租赁。但现在位于10层的公司否认“自己”是多伦实业,也让他们很惊讶。

  那么,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既没有设立证券部门、公司高层也不在公开的办公地址办公,甚至连一个门牌都没有,匹凸匹到底去哪了?如果说,匹凸匹与KCV是一家公司或者说办公地址是同一个,那公司工作人员为何又矢口否认,称对匹凸匹这家公司的信息毫不知情,甚至对自己公司的业务也是这么陌生?

  上到38层,从电梯出来在绕了整个楼层半圈之后,记者终于找到了“P2P”。公司大门紧锁,整个办公室空无一人。透过落地式玻璃门,记者看到墙上孤零零“趴着”三个红色的字“P2P”。也仅有这三个字,证明这家公司曾经在这里存在过。整个办公区域不大,前台的两盆绿植依然茂盛,可见公司及其人员刚搬不久。

  在这一层里,一共有五家公司,匹凸匹公司的名字并不在公司索引牌之中。在大厦一层的总索引牌中,记者也未找到匹凸匹或者多伦实业,而KCV的名字也未出现。

  在本该是匹凸匹的办公地址,却出现了KCV。那么,KCV是谁。随着记者调查的深入,匹凸匹及其关联公司的隐藏关系浮出水面,而KCV实则是匹凸匹原实际控制人鲜言掌控下的多家公司的“马甲”,鲜言涉嫌利用内幕消息交易操纵股票并在这几家公司之间进行频繁的资本挪腾。

  深圳柯塞威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KCV,下称柯塞威基金),原为匹凸匹(原名多伦股份)旗下全资控股子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份,主营基金、证券等。法定代表人李艳。

  去年,柯塞威基金因将注册资本的1.15亿元夸大为10亿元,而被监管部门质疑其合法性。为避免上市公司因此被停牌核查,鲜言出资1.15亿元收购了多伦股份持有的柯塞威基金全数股权。

  2015年4月29日,匹凸匹一口气发了31条公告,信息量大的惊人。在这一天,公司称,鲜言对深圳柯塞威的这笔股权收购方案,被公司董事会(第七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决议公告)在决议中投票全数通过,理由是多伦股份刚刚开展的创新型金融业务,政策法规尚不健全,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然而对于当时正在将金融业务作为转型方向的匹凸匹而言,这个理由似乎在向自己啪啪“打脸”,验证了此前多伦股份宣布进军互联网金融时广泛被业内质疑的“无可行性论证”。尽管认为创新型金融业务存在风险,公司还是在同一时间在深圳前海新区,又成立了另一家金融子公司--柯塞威金融。

  在这轮董事会的决议上,原多伦股份三位董事也悉数换人,经鲜言提名,柯塞威基金法人代表李艳被聘为多伦股份的董事、财务总监。更为蹊跷的是,同时,董事会一致决议,同意向柯塞威基金增加注册资本1.05亿元,增资方式是现金方式,资金来源为自筹。而此次增资与鲜言对深圳柯塞威的收购几乎就是在同一时间。

  业内人士认为,在鲜言对深圳柯塞威收购之前,通过增资1亿多元的资金直接从上市公司多伦股份流入了柯塞威基金。也就是说,鲜言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此次资本运作,几乎以极低的成本甚至零成本将柯塞威基金收入囊中。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发现,柯塞威基金与柯塞威金融不仅在名称上有高度相似性,两者登记的住所均为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法人代表均为匹凸匹前财务总监李艳。在股权结构上,柯塞威基金已为鲜言独资。而柯塞威金融大股东也为鲜言,其持有99%的股份,而另一家公司北京柯塞威持有剩下的1%。

  根据北京工商局资料,北京柯塞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鲜勇。该公司成立日期为2010年10月。而鲜勇与鲜言是兄弟关系,也就是说北京柯塞威与鲜言也是一致行动人。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记者看到在备案信息中,两家公司的高管成员名单也一模一样,监事是蔡冬雪,李艳为执行(常务)董事,而总经理都是窦富荣,业务经营范围也大致相同。

  金茂大厦物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大厦10层的KCV已经存在多年,但也是近两年才登记为多伦实业,此后就没有更名。也就是说,这两家仅在名字上有些许差别的公司,实际控制人都为鲜言。在鲜言收购了柯塞威基金之后,柯塞威金融实际或只是柯塞威基金换了个马甲在匹凸匹旗下存在。

  去年6月份,鲜言彻底完成了对柯塞威基金的收购。而在那之前,正是场外配资最火爆的时候,也是匹凸匹着力转型之际。打着匹凸匹上市公司的招牌,柯塞威系在高杠杆配资上大发横财。那时P2P概念也正被市场炒作,正在转型的匹凸匹也因“P2P”这个名字备受争议。借着这种争议,匹凸匹反而名声大噪,柯塞威基金在各地的公司大肆宣传,向配资者“撒网”,让众多投资人在对有着极为紧密关联的业务和高管的柯塞威基金、匹凸匹两家公司的迷茫中慢慢走进“牢笼”。

  而为了让这家公司更为正规,鲜言更是尽快利用现有资源将公司的热线和客服配齐。

  柯塞威的客服电线。有资料显示,北京天依律师团值班热线。而根据多伦股份的披露信息,鲜言也曾是北京天依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也就是说,在鲜言接手后的柯塞威基金与其原本任职的单位,使用的是同一个400开头电话。

  记者发现,北京市天依律师事务所是北京市较早成立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之一,其总部位于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而该事务所的名称被多名律师刊登在网上,也有多个网址,其中有一个网址就是,其中交通律师和刑事律师热线这一号码。

  一位天依律师事务所律师向记者称:“400开头这个电话已经转给柯塞威,对方是投资公司,而接手的人正是原来天依的一位律师。”这一接手人指向了曾为律师的鲜言。

  同时,有知情人士透露:“在鲜言从李勇鸿手中收购了多伦股份之后,李艳变成为其一致行动人,柯塞威基金表面法人代表为李艳,但背后实际控制人是鲜言。”

  虽然表面上看,柯塞威基金这家公司曾戴着大股东上市公司的光环,却被业内诟病。其在被鲜言收购后,剩下的只有劣迹斑斑。

  去年4月份,鲜言对柯塞威资产收购之时,正是A股这轮牛市狂奔之际,大批的配资者在柯塞威进行配资。然而在鲜言完成收购的这两个月时间里,股市也在奔行中遇到异常波动。在10月份-11月份清仓后,大批配资者损失惨重,但保证金、收益的余额部分却被柯塞威拖欠,迟迟得不到归还。随着鲜言将柯塞威转到其个人名下,导致配资者追讨的难度加大。

  去年,在深圳柯塞威公司办公室门口,曾有多名投资者聚集在那里集体维权,要求柯塞威尽快归还配资余额和保证金。记者了解到,在上海,同一时间,也有股民找到KCV的办公地点,要求与公司管理层见面。

  柯塞威基金成立后,主推出的中国专业互联网投资平台“KCV·红马甲”,也在随后成为监管部门重点清理的对象。去年最高峰时,KCV官网显示其累计配资总额已高达9亿元。

  针对为何会大规模拖欠客户保证金,柯塞威方面称,配资账户穿仓(穿仓是指客户将开仓前账户上的保证金全部亏掉,且还倒欠期货公司的钱),信托公司断了端口。而当时有专家认为,穿仓带来的资金缺口可能性不大,更有可能是柯塞威故意不还或占用资金。

  “当时认为柯塞威是上市公司,在信用上面应该不会有问题,非常信任。但没想到不到两个月时间,就变成个人所有,而我的保证金到现在还没拿到。”一位配资者无奈地向记者表示。

  虽然柯塞威方面一直对配资者强调公司账面没有资金,但却突然有资金对匹凸匹旗下本来要清算的子公司荆门汉通以现金方式增资1亿元,且资金来源为自筹,实则让人意外。增资后,荆门汉通的注册资本增至2.5亿元。而荆门汉通的法人代表正是与柯塞威基金实际控制人为同一人--鲜言。

  一面是对中小配资者资金的长期拖欠,一面是借公司转型、更名时股价暴涨,在关联公司之间进行违规操作、利益输送,鲜言背后的明暗两条隐形利益链浮出水面。

  在多伦股份的公告中,均出现了柯塞威基金和柯塞威金融,这两家公司都在深圳注册,那么在上海记者探访的“KCV”又是哪里来的?为何匹凸匹把办公地址选在了这里呢?

  金茂大厦物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大厦38层注册的公司名称是上海鸿禧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鸿禧),并不是匹凸匹,也不是多伦实业。”

  记者查询上海工商局资料发现,上海柯塞威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柯塞威)法人代表金星,该公司2005年就已经成立,注册地址为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世纪大道88号4区3805室,该地址与匹凸匹38层的原注册地址一致。

  与此同时,物业口中的上海鸿禧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总部位于上海,地址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这亦与上海柯塞威资料完全一致。

  上海鸿禧公司网站显示为,点击进去则是KCV基金,且与KCV基金的产品几乎一致。可见,KCV基金实际只是上海鸿禧换了个“马甲”,上海鸿禧就是KCV的前身。同时,上海鸿禧的“KCV”与深圳柯塞威推出互联网投资平台“KCV·红马甲”的客服电线--原天依律师事务所热线。记者还发现,目前KCV众多工作人员也均来自上海鸿禧。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才成立两年的柯塞威基金,却在公开资料里宣称其已有十一年历史。其此前的公开资料显示,KCV总部位于上海,以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及北京、深圳等一线城市为主。而鲜言的资本运作下,这一系列关联公司在股权和业务上实则已经融为一体。

  在鲜言对KCV资产收购后,上海柯塞威、鸿禧股权已经正式合并,都搬进了10层。而匹凸匹表面看已经不复存在,似乎只是在工商部门变更资料时使用了KCV地址。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鸿禧是鸿丰国际集团子公司,并不属于多伦股份,但其与多伦股份关系甚密。

  早在四年前,鲜言控股的鸿丰国际曾与当时实际控制人还是李勇鸿的多伦股份签订协议,以2亿元收购多伦股份大股东多伦投资51%的股权,随后多伦股份实际控制人由李勇鸿变更为鲜言。

  接近上海鸿禧人士透露,鲜言控制下的多伦股份与鸿丰国际及其关联公司上海鸿禧等开始一系列关联交易,甚至“暗度陈仓”将上海鸿禧变为KCV。同时,鸿丰集团介入多伦股份多个项目,其也是多伦股份地产项目--楚天城的参与者之一。

  同时,记者发现“神奇”的李艳不仅是柯塞威基金与柯塞威金融的法人代表、北京柯塞威的执行(常务)董事、多伦股份曾经的董事兼财务总监,也曾在鸿丰集团旗下公司任职,其在鸿丰集团就早早与鲜言认识。上述接近上海鸿禧人士透露:“柯塞威基金法人代表李艳实际曾是鸿禧基金研究员。”

  若上述关联关系属实,鲜言从李勇鸿手中收购前就已经酝酿一起起让资本市场匪夷所思的资本运作。而在去年股市复杂多变之际,鲜言涉嫌利用内幕消息交易自家股票,并存在操纵股价的嫌疑。

  鲜言等一致行动人要进行上述操作,还离不开另一家关键公司--四川蓉记鸿丰。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四川蓉记鸿丰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法人代表为胡友斌,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主营项目投资、房地产开发等。

  在位于成都的四川蓉记鸿丰投资注册地址,记者并未找到公司管理层,公司员工仅称这里已经不做房地产项目。记者致电胡友斌,其手机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四川蓉记鸿丰这家公司的资料并不多,其主营虽然是房地产开发,但根据表面的材料,记者未查到该公司有地产的实质性业务开展。不过记者注意到,在一则招聘网上,这家公司信息中的所属行业已在2014年从地产变更为银行、证券,所用的资料介绍竟然也是上海鸿禧的,并称自己隶属于鸿丰国际集团。去年6月,四川蓉记鸿丰曾在多家网站招聘过证券操盘手。如此看来,四川蓉记鸿丰或也是鲜言控制下企业的关联公司。

  如若上述关系成立,鲜言在多伦股份与这家公司的利益输送上的操作痕迹则更为明显。2014年,多伦股份决定对柯塞威增资。收到多伦股份转入的投资款后,柯塞威就立即在当年11月份与四川蓉记鸿丰达成业务合作协议,并先期向蓉记鸿丰支付保证金1.96亿元。

  很快,此笔交易遭到监管部门关注。但这笔资金去向尚未明朗,双方业务是否已经实质性开展未清楚,2015年4月份,柯塞威就以1.15亿元价格被转到鲜言个人名下。

  受到监管部门压力,去年6月份,鲜言特别声明,其决定将1.15亿元投入到与四川蓉记鸿丰的投资咨询合作业务中,并将此款项以保证金的形式运用到具体合作项目中。同时,鲜言还以一已之力担下责任,承诺对上述合作资金投入所导致的结果负责。上述人士透露,通过多伦股份与四川蓉记鸿丰的交易,鲜言或已经寻求到对柯塞威的收购资金,而这笔资金又在鲜言对柯塞威收购后,再次回流到四川蓉记鸿丰。

  这笔1.96亿元资金,在匹凸匹2014年年报中出现在公司1年以内的其他应收款项目中。在柯塞威被鲜言收购之后,匹凸匹并未明确说明该资金去向。公司在2015年年报中也未有解释。

  匹凸匹及鲜言一直强调,其控股股东多伦股份、实际控制人鲜言与四川蓉记鸿丰不存在关联关系。显然这一说法难以站住脚。在上述《证券日报》记者的调查中,种种迹象都指向,四川蓉记鸿丰、深圳柯塞威、上海鸿禧与多伦股份为疑似关联方。在鲜言完全接手深圳柯塞威之前,其就疑似利用这四家公司,进行资金往来、利益输送和资本挪腾。同时,匹凸匹与蓉记鸿丰的合作模式在业内人士看来,实际就是股票和基金投资。

  在去年,多伦股份迎来几次暴涨和大跌,这四家公司及众关联公司成为信托通道,而鲜言及其一致行动人涉嫌内部交易、操纵股价等违法违规行为。此后,鲜言及其一致行动人也因公司股价异常、不规范操作、交易案异常被被监管部门盯上,多次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

  今年3月17日,匹凸匹再次公告收到证监会上海监管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因未及时披露多项对外重大担保、重大诉讼事项,公司被处以40万元罚款,原董事长鲜言被处以30万元罚款,公司财务总监等也受到不同的处罚。

  “消失”的匹凸匹迎来了与鲜言关联甚密的新大股东的进入,投资者不禁要问,鲜言到底在玩什么梗?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6-2013 秒速飞艇平台
电话:0755-99871125   传真:0755-99871125   工厂地址:深圳市龙岗区香江路江南大厦1251室
备案号:粤ICP备21895562号